某不知名的反舌鸟

专注DP和一击/我是杰埼埼杰都吃的,微博ID上星狼,社交度=0。

【taskypool】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?

哇……居然是二月的坑= =。被电影党逼得我删了一个月的帖子……才发觉时间过得好快啊……慢慢填坑吧TUT

自娱自乐向……= =总之是无脑欢乐向。

未完,尽量更新。

关于模仿大师可以看不知道消失了多久的AC的科普
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683804513?pn=3
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834993530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听说你现在还当着雇佣兵?”酒吧里的红色头发女人漫不尽心的问,她并非真的关心,只是找点话跟前面这个滔滔不绝的人说。
“嗯。”穿着黑红制服的人抿了一口面前的小酒,暂停了自己的长篇大论。
涩的发苦。
口袋里不剩什么钱了,也买不了什么好酒,但这不妨碍他耍赖皮。
“啧,这酒怎么味道像牛油果汁混了一大勺芥末一样啊~!你一定得给我换一杯。”
“如果那是牛油果,也是用长得像你的那个牛油果做的。”
白色骷髅面具的青年走了进来,他摘下面具,露出那张让死侍又爱又恨的完美无瑕的脸来。
“小摸摸~!真的是超久不见了哦哦哦哦哦~!”他冲过去,悄悄的往袖子里藏了一把小刀,再假装拥抱他的时候用力刺下——
“喂喂喂喂喂!轻一点!”
死侍的脸贴在地面上,右手被反扭住,小刀远远的甩在一旁,"我又不是故意的!我又不是故意把刀藏进柚子里面然后趁亲亲抱抱的时候捅死你的!"
对,他的确不是故意的。Tony Masters 无奈的看着这个人,若是他真的想要杀他,恐怕自己连碰到他的机会都没有吧。
他是很强的家伙呢。
他松开一直卡着死侍的那只手,看了桌上那杯寒酸得不行的酒,皱了皱眉头。“你缺钱么?”
“不缺不缺!我还可以再在那杯酒里面加一颗小酸梅呢~!”
模仿大师叹了口气,“我啊,来给你送钱了。”
“是什么任务,帮金并抓小猫?帮夜魔侠配一副凯蒂猫的眼镜?帮蜘蛛侠抓一只小蛤蟆?”死侍歪着脑袋想了想,他用枪口蹭了蹭嘴角,从面具下露出一个笑。“该不会又是做什么坏人工作,比如组队杀某个超级英雄吧?【你知道我可是好人来的啊!】”最后那句话还努力模仿了一下钢铁侠的语气。
一猜就中了啊。
模仿大师刚想开口告诉他任务细节,看到那个红色的贱人努力在面罩下眨巴着眼睛,一副期待的样子的时候,他忍不住想跟这个家伙开开玩笑。
“不对,都不是,”他买了个关子,故意停了一顿,“你,做我女朋友好吗?”


“哎哎哎哎哎哎哎!你对可爱的小Wade和他的小屁股有那种兴趣吗?”死侍嘟起嘴巴,叉起了个腰,装成小女生的样子,“人家才不是女人呢!”
Tony忍住笑,严肃的咳了一咳,“你也知道,自从Sandi跟叉脸跑了,我的心情就一直不好,我也需要一点安慰啊,只是让你扮成她的样子,又不是真的做我女朋友。”
“那也不行,万一我扮演的女孩子太可爱了你爱上我了怎么办~我可不想要喜欢一个直男啊~”
那怎么可能啊!!模仿大师对于自己的性取向还是很有自信的,他坚信自己喜欢的一定会是有胸有屁股的女人,而且拜托?死侍扮女人?扮成Sandi的样子?
想到这里他都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,Wade戳了戳他的肉脸,“有那么好笑吗?你一定是喜欢上我了对不对?”
“我会给你报酬的,至少,你现在不必付酒钱。”他反戳了回去,两个人的手在空中搅和在一起,一个想要去骚扰另一个。
直到Tony完全把Wade压在了身下,他在好不容易开口,半调戏似的托起那张戴着面具表情仍然很丰富的人的脸,“你答不答应,现在,我们要赔付的还有一大堆桌椅板凳。”
“好啦,好啦,答应就是咯~但你千万千万别爱上我哟!我知道自己是个万人迷,可不希望多一个身边的粉丝。”
谁要爱上你啊,别自恋了混蛋!Tony想要反唇相讥的时候,Wade已经脱下面具,猛地亲了上来。


他居然还伸舌头!
吵吵闹闹的红色雇佣兵嘴里的酒气灌到Tony嘴里来,裹着墨西哥玉米卷、小酸梅的味道。引得模仿大师分了神,他推开这个故意恶搞自己的人,不知道怎么地脸红了起来。
妈的——!
是他在整我还是我在整他啊?看到那个家伙一脸戏谑的笑容,Tony更加忍不住了,狠狠地往他的肚子砸了一下。
“唔啊!”受到了一记重击的Wade毫不要脸的翻滚起来,不顾形象的大吵大闹:“哦哦哦哦哦哦哦Tasky好过分!不要我了!!!!”
“伸你妹舌头啊!”
“Tony你明明也很喜欢啊!不然你的小脸怎么红的跟我似的!”
这是什么比喻,Tony忍不住扶额,不过顺便一提,自己的脸真的有那么红吗……?
自己的脑回路居然妄想跟上这个神经病吗!发觉到了这一点,被称为大师的Tony嘴角抽搐了一会。明明平时做任务的时候自己还是蛮正经的吧,至少偶尔还能虐虐美国队长(?),怎么一到了Wade的面前,就变得跟个逗比似的?
正在发呆想着这些事的时候,死侍猛地一拳就砸了上来,“这是回报!”
“我靠?”
不管了——!
“那,等下我去拿sandi的衣服,你要穿啊!!!”模仿大师擦了一下刚刚被砸出来的鼻血,在死侍的头上又砸了一拳,然后努力用肘子把他压在身下,让他不要再乱动。
“哦哦哦哦哦,摸摸要对我用强的吗?Wade好怕怕~!”
这个家伙到了现在还是一样在开玩笑吗!我看看等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!Tony的嘴角扬了起来,露出一个阴险奸诈的微笑。


“你确定真的要穿?”
Tony拿来了Sandi的衣服,不知道当时他和Sandi是有多……甜蜜。居然留下了这种……
黑色暴露的衣服上装饰着蕾丝边,在屁股的位置还留下一个方便打开的拉链。
“以前哥可穿过更加暴露的衣服呢~!我穿上了可不要爱上哥呀~”
说着,Wade居然真的脱下了一直穿着的红色雇佣兵服,布满伤痕的身体暴露无遗,胯间好死不死的对着Tony。
“妈的别把那个东西朝向我!”
“就朝就朝!”死侍扭动起腰肢,胯间的物体来回甩了几次。Tony忍不住拿起衣服往Wade身上猛地一摔,“你丫给我穿好!”
“穿就穿~!不要那么粗暴嘛~!我会疼的!”
”疼就疼,等下还会更疼!“雇佣兵已经摩拳擦掌做好了揍他的准备,而刚刚穿好衣服正拉上拉链的Wade猛地护住了自己的屁股。
”等等你要对我干嘛?!!!!不要啊!!!救命啊!!!强奸了!!!“
”谁要强奸你啊!!!“
这个家伙的脑回路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啊!不行,这样下去吃亏的岂不是一直都是我妈?Tony收紧了拳头,咽了咽口水,然后装出一副调戏的样子。”屁股很翘嘛~“
”还可以再翘一点哟~“说着,死侍扭了几下屁股,呛得Tony噎死——被自己的口水。
真是搞不懂搞不懂搞不懂,为什么这个家伙会这么不要脸呢!看着那个扭起屁股来的伤痕累累的雇佣兵,他一瞬间居然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该拿他怎么办呢?一不小心较真开起了玩笑,好像有点开大了……接下来如何收场他还真的有些迷惑。
死侍穿着的是Sandi的服装,在不久之前,她还在这个房间里亲吻过自己,抚摸过自己的肌肉。跟死侍开得玩笑激起了自己故意视而不见的回忆,不知道是哪个节点出了错,这个开着玩笑的雇佣兵居然和微笑着的Sandi的影子重合起来。
混蛋——!
死侍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这个家伙再次压倒在地上。模仿大师的脸压在自己的肚子上,呼吸吹得自己小腹痒痒的,那个雇佣兵的表情一瞬间让他有点陌生。他怔了怔,居然没有脱口什么俏皮话。
”喂,你不会是失忆了吧?“

”让我稍稍冷静下吧。“

 

TBC.
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某不知名的反舌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